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社会关注 > 污染事件

北京西10万人饮用水源疑遭垃圾渗液污染(组图)

2006-07-26 09:49  来源:华夏时报 



雨水冲刷过垃圾场后,含有垃圾渗滤液的污水直接流进雨水管道,对地下水构成威胁。

 



丰台区大灰厂村一位居民指着远方的垃圾场说,运来的垃圾就在露天堆放,并没有经过填埋。

 



这个垃圾渗滤池的容量根本无法满足需要,垃圾渗滤液只能在渗滤池与填埋坑间进行“死循环”。

 



      垃圾渗滤液从黑色的防渗膜边缘流出,随雨水一起流到垃圾场外。

 

■深度提示

  这是一个关乎北京永定河河西水源地近10万人饮用水安全的调查。一个建在距该地区水源地仅500米的垃圾场,未经环保验收就投入使用,因垃圾渗滤液处理不当渗入地下,而此地恰为地质断裂带,对附近地区地下水水质构成严重威胁。本报记者历时半个月,多次进入垃圾场实地考察,发现了垃圾未做填埋处理、雨天污水直接外排等一系列问题。

这一调查绝非个案,近日出炉的《北京市生活垃圾填埋场污染风险评价》显示,北京现有的490处垃圾场中,有14处典型的垃圾场附近的地下水已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全市4成垃圾场为“污染风险大”。如何妥善处理垃圾、如何保护善待北京本就金贵的地下水资源,已经成为这座城市面临的重要课题。

  北京市门头沟区垃圾无害化处理中心,又称为焦家坡垃圾场,地处门头沟区永定镇和丰台区大灰厂村的交界处。

  丰台区长辛店镇政府向丰台区提交的报告表明,焦家坡垃圾场下游500米处就是永定河河西水源地,该地区供水全为地下水,供应着相关机关、单位共22眼深水井、10万余人饮水。水源一旦受到污染,危害非同小可。

  而最让大灰厂村的居民担心的是,这种污染可能早已随着垃圾场的建立悄然开始了。

  污染判定

  市环保局确认垃圾场污染地下水

  大灰厂村居民的担心有自己的依据,垃圾场紧靠着地质断裂带,而且随着这个垃圾场2004年5月正式投入使用后,地下水水质就逐渐开始恶化,而且日趋明显。

  板石坑道里的水原本能煮饭

  丰台区大灰厂村是离垃圾场最近的村子,自然也就难逃垃圾场带来的种种“厄运”。除了难闻的气味和远比过去多得多的苍蝇外,对于垃圾场建成前后水质的变化,居民有着切身的体会。

  因为该地区板石开采曾经红火一时,开采后废弃留下的板石坑道里会有地下水慢慢渗出,板石厂的工人就直接饮用坑道里的渗水。“那时坑里的水是清的,清凉甘甜,煮出的米饭都倍儿香。”

  然而,2005年的一天,居民高占友意外地发现:山上一个名为“猪槽子坑”的板石坑道内发出阵阵恶臭,原本清澈的水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黑绿色,水面还漂浮着一些生活垃圾。

  采石工人们说,他们早已不在这里取水吃了,而只能到外边拉水吃。“坑道的渗水臭得连闻都不敢闻,更不要说喝了,看到这渗水的变化,就感觉不是什么好兆头!要知道这个板石坑道足有150米深,这里的水被污染后,那地下水还能好到哪去?说不定早就这么臭了!”

  渗滤液曾不做处理直接排放

  接到居民的举报,丰台区环保局经现场调查,于2005年6月向市环保局提交了报告,明确提到:垃圾场渗滤液未经处理,沿私设的管线直接排入废弃的板石开采坑道,污水在坑道里不断下渗,随时可能沿地下深层的断裂带污染下游多处生活饮用水井。

  地质条件致地下水易污染

  “可怕就可怕在垃圾场的地理位置,它紧靠着断裂带呢!”前丰台区大灰厂村书记、前丰台区人大代表柳志刚说。早在2001年垃圾场刚刚动工之时,他就多次到垃圾场进行实地考察,并收集不宜在此处建立垃圾场的资料。

  通过搜集的资料,柳志刚发现,垃圾场虽然位于门头沟境内,但正好是门头沟区永定镇与丰台区长辛店镇的交界处,该垃圾场距离八宝山断裂带只有1000米,断裂带又与地下水源相通。“如果垃圾场渗出的污水流到断裂带处,地下水源就直接被污染了,后果十分严重。”柳志刚说。

  市环保局证实系垃圾场污染

  因为质疑垃圾场对地下水源的污染,丰台区人大代表王广华曾专门向北京市政府提交报告,明确提出垃圾场在治理装置未完全建成就投入使用,造成了附近地下水污染的诸多问题。

  门头沟区政府2006年4月作出回应,称垃圾场的渗滤液处理装置已全部建成,正常年份不会出现外溢,不会对地下水造成污染。

  但记者得到的文件显示,门头沟区政府的这个说法与北京市环保局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明显矛盾。

  2005年7月,市环保局就已下发文件,提出焦家坡垃圾场未经环保验收就投入使用,地下水污染问题确实存在,已造成垃圾场附近的地下水污染,明确提到“猪槽子坑”板石坑道的水已经被污染,垃圾场存在着进一步污染下游水源的潜在危险。市环保局当即要求垃圾场应在2005年10月31日前采取措施消除隐患,并要求垃圾场在2006年4月31日前必须完善渗滤液导出系统等工程设施,完善地下水观测井工程。

  殃及北宫森林公园

  垃圾场东南侧是北宫森林公园,这是一家国家级森林公园,受垃圾场的直接影响最大。时常有游客向公园工作人员反映:“这么美的森林公园,怎么会出现阵阵的臭味?”

  “这臭味就来自山后的垃圾场,到夏天更为严重。我们曾经有人员到现场去看过,那里的垃圾都没有填埋!”丰台区林业局负责北宫森林公园的张站长无奈地说。虽然垃圾场有防护网,但是到冬天一刮西北风,垃圾场还是有大批花花绿绿的塑料袋飞到森林公园里,弄的大树小树都挂满“彩旗”,公园里的工人每天都要清理一次。“如果垃圾场按规定及时填埋垃圾,问题应该不会这么严重!”张站长说。

  现场目击

  垃圾场已陷入恶性循环

  垃圾场内的填埋坑中产生的垃圾渗滤液应流入渗滤池中再做处理,但由于焦家坡垃圾场渗滤池容量过小,缺少必要的渗液处理装置,因而垃圾场只能再把渗滤池中的渗滤液用车拉回填埋坑,如此循环。

  7月18日,一场大雨倾泻在北京城。记者在当地居民的引领下,从北宫森林公园翻山来到焦家坡垃圾场探访。在大雨中,垃圾场内的种种现象令人吃惊。

  焦家坡垃圾场建在山坳里,占地264亩,日处理生活垃圾600吨。在现场记者看到,垃圾场主体由垃圾填埋坑和渗滤池两部分组成,在填埋坑和渗滤池之间有一条大坝。正常情况下,垃圾被倾倒在坑里应该被及时填埋,产生的渗滤液通过专用的过滤管道穿过大坝流进不远处的渗滤液池。

  在垃圾填埋坑内,记者还看到几个不知名的垃圾渗滤液处理装置。垃圾坑通道上有几台未作业的推土机,除此以外记者未见其他明显的垃圾处理装置。

  垃圾渗滤液随雨水流走

  刚到垃圾场的围墙,就见到一股黄色的水流从围墙穿过,向着下游的山体流去,不远处便是永定河河西水源地。即使有雨水的冲刷,一股恶臭依然扑鼻而来。

  沿着这股黄水流逆流而上,恶臭的味道越来越浓重,水的颜色也慢慢由黄色变为褐色。走了近10分钟后,在距离垃圾场填埋坑下方不过100米的地方,记者发现了一条直径约为1米的圆形排水口,水流正是从这里流出。

  记者发现,靠近大坝的一侧,垃圾填埋坑高出雨水坑道近两米,虽然为了防止垃圾渗滤液流出,高出的部分用黄土垒起简单的堤坝挡住。可记者仍看见从黄土堤坝底侧流出的一股股黑色液体,沿着防渗膜向下流淌,形成一股黑色的水流,直接进入排雨水坑道。

  距离堤坝200米左右的排水沟旁,没有用黄土做成的堤坝,雨水冲刷过垃圾堆后变成污水也流向排雨水坑道。

  现场的气味已不单单是臭味,几乎让人窒息。记者根本不敢张开口大声说话,因为身边苍蝇围绕,稍有不慎就会飞进嘴里。一位在此靠捡垃圾为生的马师傅指着排雨水坑道的水说:“这就是从垃圾坑里流出的水,能不臭吗?”

  防渗膜未经使用便已破损

  据垃圾场工作人员介绍,垃圾场防止渗滤液渗漏主要靠防渗膜,他们采用的防渗膜是从美国进口的,是目前国内最先进的防渗膜,安全性完全有保证。

  但记者在探访中发现,垃圾场一部分尚未投入使用的新防渗膜上已经出现破损。而渗滤池池壁也已出现裂痕,而且正在往里裂开。交谈中,工作人员也透露出对渗滤池防渗膜的忧虑:“好在里面的防渗膜没有坏,池子坏了不要紧,就怕防渗膜坏了,那样的话污染就不能避免。”

  工作人员承认污染下游水

  见到确实有垃圾渗液排出,被记者找来了垃圾场工作人员。“我们也没办法。”工作人员王先生无奈地说,“我们只能尽最大努力让这些脏水不往外面流,但你看这种情况,也不可能一点都不流出去。”

  工作人员指着垃圾填埋坑说:“这坑看着很浅,实际上至少有七八米深,大部分是垃圾渗液。垃圾坑早就高出排雨水坑道的平台了,我们只能用黄土筑一道防水坝,防止里面的渗液流出。”

  记者了解到,垃圾渗滤液本应沿着场内管道流向渗滤池,可是渗滤池的容量只有11000立方米,根本不可能容下垃圾场的全部渗滤液。

  在记者带领下,工作人员来到那个混入垃圾渗液的污水排水口。“这个口是排垃圾场内雨水的管道,这次是因为不慎才混入污水的,确实对下游造成了污染,但问题应该不会很严重吧?”

  垃圾未按要求做填埋处理

  走上垃圾场的堤坝,就看见大雨中的垃圾填埋坑内都是墨汁一样浓黑的污水,混着花花绿绿的垃圾。这些垃圾没有被填埋,直接裸露在空气中,雨点落在污水上溅起片片黑色的水花。而按照要求,所有垃圾都应该做填埋处理。

  垃圾场已陷入恶性循环

  通过与工作人员交谈,记者了解到垃圾场的垃圾之所以裸露在外,是因为垃圾坑里渗滤液太多,无法使用推土机进行填埋。“推土机根本开不进去,往里一开就陷在垃圾坑里了。”王先生说,现在连垃圾也不能往大坑深处运了,只能在垃圾坑边上就直接倒掉。

  每次雨天过后,为了防止渗滤池里的脏水外溢,垃圾场都要把渗滤液用车拉到垃圾坑里保存,久而久之垃圾坑里的渗滤液就越来越多,污水处理不掉,垃圾也就无法填埋。

  王先生告诉记者:“上面的整改方案迟迟落实不了,但石景山和门头沟两区的生活垃圾却仍要每天运到这里,那就只能是这样恶性循环了。”

  整改动作

  整改手续至今未获批

  面对现实存在的问题,垃圾场的工作人员王先生说:“这些问题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相关部门制订的整改方案一直没有落实,才导致垃圾场进入恶性循环。”

  “至今未见任何动工迹象”

  在现场,记者还发现垃圾场通往渗滤液池管道的阀门一直开着,而门头沟区政府在2006年4月给王广华代表的回复中曾明确提到,关闭渗滤液倒排管阀门,将渗滤液存在垃圾场内,避免雨季渗滤液池容量不足,可能发生渗滤液外溢。

  “这些说法都不现实,区里曾经提到的完善渗滤液处理装置,彻底解决渗滤液问题,至今没见一点起色。有关部门也派人来垃圾场进行过勘测,说要修建污水处理站,但是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动工的迹象,听说是因为上面某个环节卡住了,具体的情况我们就不知道了。区里还说到2006年底完工,但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呢。”这名王姓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门头沟区政府曾表示,在渗滤液处理站建成前将渗滤液运到门头沟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垃圾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种做法也不现实,环卫车装载能力十分有限,而且每到雨天环卫车根本开不进垃圾场。

  “手续一办好马上动工”

  记者欲就垃圾场存在的问题咨询垃圾场的相关监管部门。

  “这个事情你应该找区市政管委,与环保局没关系!”当记者两次致电门头沟区环保局,刚刚提到焦家坡垃圾场的名字,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门头沟区政府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刘学(音)先生说,相关部门都在开会,没办法接受记者采访。但他对记者表示:“焦家坡垃圾场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因为相关手续还没有批下来,等手续一办好,很快就会动工。”据市环保局调查,早在该垃圾场正式开建之前,就已露天堆放了30万立方米的垃圾,截止到2005年7月31日,还有20万立方米的遗留垃圾未做防渗处理,市环保局曾要求到2005年10月31日前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消除隐患。

  目前,关于垃圾场的各项整改是否完成、垃圾场是否有整改后的环保验收报告等问题,记者始终未能得到市环保局的回应。据市环保局宣传部一位姓翟的工作人员答复称,负责此项目的领导出差了。

  而对垃圾场也负有监管责任的北京市市政管委也没有对垃圾场的现状做正面答复,市政管委宣传科的郭卫东处长称,他对垃圾场现状不了解,具体业务要问相关科室。截止到昨日发稿时,记者再次和各个部门联系均没有得到最新消息。

  威胁继续

  今年4月,丰台区环保局曾在“猪槽子坑”板石坑道中取水样进行检验,上周末,检验结果已经出来,但相关部门未向记者透露检测结果。仅就记者在“猪槽子坑”板石坑道所见,那里墨绿色的、略有臭味的水,显然已经无法“煮饭”。

  据了解,这个垃圾场的处理能力是每天600吨,记者在垃圾场门口守候的1个小时的时间里,就有近10辆满载着垃圾的大卡车驶入这里。

  每一车新垃圾都代表着又有新的垃圾渗液注入,也意味着可能对附近地下水源的污染进一步加剧,威胁着下游的近10万居民的饮水安全。(记者陈江宏 谢长艳)

编辑:王彩霞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